轿子、轿车与轿夫的感悟

2018年5月初赴葡萄牙参加精益峰会之余,与同席的The Toyota Way to Service Excellence作者Karyn Ross随兴地参观了里斯本皇家马车博物馆,才惊觉马车与轿车的机构竟是如此相像,大良、悬吊一应俱全,只差了动力的马与马达(引擎)而已。

展示品中也看到轿子,不用说它是马车的前身,只是用人力。这也符合动力由人力、兽力进步到马达、引擎的过程。英文轿车(Sedan)的字义原来是轿子、马车的意思。

1908年美国汽车大王福特推出T型车时,车由原来的敞开式变为封闭式,其舒适性、安全性都有很大提高,在当时是个了不起的进步。福特在推销时很想突出他的伟大改进,于是就灵机一动,将他的「封闭式汽车」(Closed car)称为Sedan,让购车人有一种心理上的满足。从此,供普通百姓代步的普通汽车都被称为Sedan。

5月底原田武彦先生到台中演讲时,又提到了轿子。他在说明管理者的职责时,提示了一幅日本约180年前,为民众所喜爱的浮世绘,从东京到京都,翻越险峻箱根山时,旅人是坐着轿子的图画。他认为管理者不是实际工作的人,而是实际工作的人的背后,整备环境让人能够顺利工作的人。如帮轿夫制作舒适的鞋子,而能让轿夫能够轻松地工作。

读报时,偶然间看到英国伟大的哲学家、数学家、逻辑学家、历史学家、文学家(一九五○年获诺贝尔文学奖)罗素,在一九一四年来到中国的四川。当时正值夏天,四川的天气非常闷热,罗素和同行的几个人坐着那种两人抬的竹轿上峨眉山。对于坐轿抬轿也有所感悟。

山路非常陡峭险峻,几位轿夫累得大汗淋漓。见此情景,罗素根本没有心情去观赏峨眉山的奇观胜景,而是思考起几位轿夫的心情来。他想,轿夫们一定痛恨他们几位坐轿的人,这样热的天气,还要他们抬着上山;甚至他们或许正在思考,为什么自己是抬轿的人而不是坐轿的人?

罗素正在思考的时候,到了山腰的一个小平台,陪同的人让轿夫停下来休息。罗素下了竹轿,认真地观察轿夫的表情,很想去宽慰一下辛苦的轿夫们。但是,他看到轿夫们坐在一起,拿出烟斗,有说有笑讲着很开心的事情,丝毫没有怪怨天气和坐轿人的意思。他们还饶有趣味地给罗素讲自己家乡的笑话和段子,还给这位大哲学家出了一道智力题:「您能用十一画写出两个中国人的名字吗?」罗素想了想,承认不能。轿夫笑呵呵地说出答案:「王一、王二」。

罗素陡然心生一丝惭愧和自责:我凭什么去宽慰他们?我凭什么认为他们不幸福?用中国人的话说,我这不正是「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」吗?于是,罗素得出了一个著名的人生观点:用自以为是的眼光看待别人的幸福是错误的。

是啊,坐轿子的人未必是幸福的,抬轿子的人未必不是幸福的;穿鞋的不一定比光脚的幸福……那些真正找到人生幸福的人,不是因为做了大官,发了大财,出门前呼后拥,回家使奴唤婢,锦衣玉食而醉生梦死,而是因为他们拥有一颗健康乐观的心灵,而且会用这样的心灵去体验、感受幸福。

以上谈了三个与轿子有关的生活点滴中包含了典故、管理与人生,有关于轿子的体悟。9月底与优也、引兴台湾纵骑自行车环岛时又想到,我们骑自行车不就是既是抬轿子的人,又是坐轿子的人,随时都在换位思考吗?因此更能体会罗素所说的,拥有一颗健康乐观的心灵,而且会用这样的心灵去体验、除了能感受个人幸福之外,也可经由服务他人,创造社会的幸福。

分享至:         

如有反馈,请邮件联系我们:info@leanchina.org